首页 >> 党建理论 >> 正文

党建理论

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和维护党的核心领导地位
责任编辑:金组新文章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汪亭友发布时间:2018-03-12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伟大的事业必须有坚强的党来领导,要确保党在世界形势深刻变化的历史进程中始终走在时代前列,在应对国内外各种风险和考验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全国人民的主心骨,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坚强领导核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强调坚持和维护党的核心领导地位是基于什么战略考虑?理解和把握好这个问题对于自觉维护党的核心领导地位至关重要。

一、党的十九大报告从“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和“党是领导一切的”两个维度,深刻阐明了党的核心领导地位问题

“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是党的十九大报告对党的核心领导地位的政治界定。它明确了在中国,没有高于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力量或其他什么力量。中国共产党是领导国家政权、领导人民发展社会主义事业的最高政治领导力量,其他任何政治力量都必须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就从根本上回答了国家政权归谁领导、国家领导权由谁掌握这一治国理政的根本问题。中国共产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中国不搞西方多党竞选、轮流执政那一套,是中国任何时候都不会动摇的最高政治原则。

“党是领导一切的”“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则从我国政治生活上界定了党的核心领导地位,表明党的领导体现在党对国家和社会各个领域、各个方面工作的领导。习近平总书记用“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形象地说明了党领导一切的具体表现。“党是领导一切的”,首先源于我国宪法赋予中国共产党的权力。2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我们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要对我国宪法确认的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充满自信。我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各个领域、各个方面的工作都要坚持党的领导,这是我国宪法赋予中国共产党领导国家各项事业权力的体现。

“党是领导一切的”,也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和成功经验。毛泽东曾说:“工、农、商、学、兵、政、党这七个方面,党是领导一切的。党要领导工业、农业、商业、文化教育、军队和政府。”(《毛泽东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05页)邓小平也明确指出“党是领导一切的核心”(《邓小平文选》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66页)。这是中国共产党率领国家和人民战胜一切困难、取得一切胜利的一大法宝,也是“中国奇迹”的奥秘之所在。

当今中国,改革和发展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辉煌成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光明前景,同时也面临前所未有的矛盾风险挑战,改革发展稳定任务艰巨而繁重,党依然面临“四大危险”和“四大考验”,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实现国家长治久安任重而道远。要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完成“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我国今天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需要坚持党的全面领导。

中国共产党的核心领导地位不是自封的,而是由党的性质宗旨、党的使命任务、我国国体政体的性质、国家发展的根本任务等决定的,是近代以来中国的历史逻辑、政治逻辑和实践逻辑演进的必然结果,是历史和人民的选择,也是实现民族复兴的必然要求。正因为有了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中国人民才从根本上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中国发展才取得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中华民族才迎来了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党和国家的根本所在、命脉所在,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利益所系、幸福所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

二、强调坚持党的核心领导地位,是党在新时代领导人民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的必然要求

党的十九大确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提出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宏伟蓝图,即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到2050年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这样的宏伟蓝图,必须有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现代国家发展的基本经验表明,国家要富强,人民要幸福,社会要安定,离不开一个拥有强大执政能力的政党的领导。那些跌倒在现代化门槛上的国家,一个共同的问题是缺乏一个能正确引领国家发展的强有力的领导核心。在一个有着13亿多人口、56个民族的社会主义大国,更是如此。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是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根本保证。

打铁还需自身硬。为了更好实现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完成新时代肩负的历史使命,就需要推进新时代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把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了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指出加强党的长期执政能力建设、先进性和纯洁性建设是党的建设的主线;政治建设是党的建设的统领;坚定理想信念是党的建设的根基;调动全党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是党的建设的着力点;党的建设包括政治建设、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纪律建设,并把制度建设贯穿其中;始终走在时代前列、人民衷心拥护、勇于自我革命、经得起各种风浪考验、朝气蓬勃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是党的建设总目标。

在新时代,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坚持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使党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首先要维护党中央权威,坚持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事在四方,要在中央。”党中央是把方向、谋大局、定政策、促改革的核心领导力量。只有坚持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才能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作用,把社会各方面的力量和一切积极因素调动凝聚起来,形成强大合力,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攻难事的优势,也才能扩大人民民主,激发社会活力,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不断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实现国家长治久安。党的各级组织和广大党员领导干部,要牢固树立“四个意识”,自觉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坚持把对党忠诚作为根本政治要求和最重要的政治纪律,始终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当前最重要的是要自觉、主动地向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和领导核心看齐,向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看齐,向党的方针政策、各项决策部署看齐。

其次要坚决维护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在一个有着8900万党员、450万个党组织的世界第一大政党,党中央和全党没有一个成熟的具有权威的领导核心,是不能想象的。我们党的历史表明,必须有一个在实践中形成的坚强的中央领导集体,在这个领导集体中必须有一个核心。如果没有这样的领导集体和核心,党的事业就不能胜利。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做出习近平同志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的重大决定,党的十九大修订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进一步确立了习近平同志在党中央和全党的核心地位。这是我们党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是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需要,是人民和时代的选择,也是经过历史和实践检验得到全党认同、群众公认的正确决策。

再次,要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保证全党服从中央。政党作为一定阶级或阶层利益的代表,政治性是政党的本质属性。政治建设是政党建设的根本性建设,决定着政党建设的方向和效果。马克思主义政党本质上除了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这一本质属性决定了它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马克思主义政党的这一本质,要求党在任何时候都把群众利益放在第一位,同群众同甘共苦,保持最密切的联系,坚持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不允许任何党员干部脱离群众,凌驾于群众之上。

三、澄清对“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与“党是领导一切的”之间关系的模糊认识

“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党是领导一切的”,并不是意味着党要包揽包办一切,替代一切组织、机构去直接领导、直接管理社会的具体事务。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无疑需要承担与此地位职责相称的事务,需要设立与之相适应的党的机关和工作部门。但除此之外还需要设立管理国家和社会事务的其他机构。因此在我国,除了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之外,还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等机关,有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有工会、青年团、妇联等群团组织,有新闻媒体、党校、高校、科研院所等事业单位,有军队等武装力量,等等。这些机关单位和工作部门一方面接受党的领导,另一方面它们同党的机关和工作部门在职能、权责等方面有着明确的分工,各司其职,各负其责。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体现在党的领导机关和工作部门上,也体现在领导其他机关单位的党组织及其党员上,体现在贯彻党的科学理论和正确路线方针政策上,体现在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强大执政能力上。习近平总书记形象地说,这就像“众星捧月”,这个“月”就是中国共产党。他还用象棋棋局中的帅与车马炮的关系,形容党领导一切的地位与作用。在国家治理体系的大棋局中,党中央是坐镇中军帐的“帅”,车马炮各展其长,一盘棋大局分明。他还指出,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是党的领导决策核心。党中央做出的决策部署,党的组织、宣传、统战、政法等部门要贯彻落实,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党组织要贯彻落实,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等的党组织也要贯彻落实。各行各业等各方面党组织要对党委负责,自觉向党委报告重大工作和重大情况,在党委统一领导下尽心尽力做好自身职责范围内的工作。各地区各部门党委(党组)要加强向党中央报告工作,这也是一个必须遵守的政治规矩。

党的领导和其他国家机关行使权力是辩证统一的关系。党既要坚持和加强对一切国家机关工作的领导,同时也要保证国家的立法、司法、行政、检察机关积极主动地、独立负责地、协调一致地开展工作,保证党的各级组织依照党章规定行使权利。要把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同支持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依章程履行职能、开展工作、发挥作用统一起来。

有的人没有前提地讲党政分开,对坚持党的领导讳莫如深、语焉不详甚至搞包装,这是完全错误的。党政分开主要指将中国共产党和政府的职能分开,是针对党和政府的职能混淆、党政机构重复、以党代政、工作效率低下等现象提出来的,目的是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克服官僚主义、机构臃肿、人浮于事、作风拖拉等问题,真正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作用,保障党的路线和方针政策的贯彻落实,同时也有利于政府管好其职权范围内的工作。邓小平明确指出:“现在提出党政分开,但不管怎样还是共产党领导,是为了更好地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56页)

党的全面领导还体现在党的政治领导、思想领导、组织领导等各个方面。一段时期以来,我们用政治领导、思想领导、组织领导来说明党的领导的主要体现,这是就党的领导方式和实现党的领导的途径来说的,而不是说党的领导仅局限在政治领域、思想领域和组织领域,其他方面就不需要党来领导了,这也是一个需要澄清的认识误区。

“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同“党是领导一切的”之间是密切联系、相互促进的。“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规定了党的最高政治地位,为“党是领导一切的”提供了根本前提;“党是领导一切的”原则为“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的实现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削弱或否定这两个方面的任何一方,都会对党的核心领导地位造成损害。

(本文系北京高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中国人民大学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协同创新中心〉阶段性成果)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汪亭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