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进事迹

青山作证:追记怀柔区宝山镇道德坑村党支部副书记温青国
责任编辑:金组新文章来源:北京组工网 作者:怀柔区委组织部发布时间:2017-07-21

怀柔区宝山镇道德坑村,村前碧水长流,四周青山连绵,红色教育基地,更是为村庄增添了浓厚的红色内涵。在这片红色的热土上,一位基层干部用他短暂的生命,诠释了为人民服务的真谛,他,就是该村党支部副书记温青国。今年6月19日,奋战在防汛一线的温青国突发心梗因公牺牲。每当提起他,年迈双亲至今仍无法接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现实;村里父老乡亲的泪水也没有停过;就连雨后青山,也仿佛掩面而泣,低声讲述着他为家乡父老乡亲所做的一切。

“没事,我再坚持坚持。”

今年6月18日下午2点10分,宝山镇道德坑村降下一场罕见冰雹,噼噼啪啪足足下了10分钟。该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高国民,立刻带着温青国等村两委班子成员赶到受灾农田。就在大家伙儿准备清算村民庄稼受灾程度和面积的间隙,大雨又至。据统计,两个小时的降雨量已经达到80mm。眼瞅着天越来越沉、雨越下越大,高国民心里有种预感:恐怕要有山洪。于是赶忙和村两委班子成员火速赶到各自分管的自然村,开展防汛避险工作。

温青国骑上“三蹦子”就往所包的南台子村赶。在村里一户有危房的人家,他和村里人把居住于此的老人迅速转移到安全地带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一处名为“强坡沟”的地方。

雨越下越大,强坡沟出现了严重的泥石流。混着泥浆的水裹着山石、柴草冲到了路上,把道德坑通往郑栅子的路堵上了。此时,双向交通也已瘫痪,更有车辆滞留在危险区域。情况危急,温青国马上指挥调来的钩机和铲车清淤。

这期间,温青国感到胸闷、憋气,一旁看到异样的村里人劝他赶紧去医院瞅瞅。他说:“路不清理,就通不了,车就过不去。没事儿,我再坚持坚持。”

就这样,温青国忍着疼痛坚持指挥清淤。道路疏通了,险情解除了,一看手机,已经晚上7点半了。松了一口气的温青国又一次感到心口发闷、呼吸急促。即便如此,这之后,一直到晚上10点半,温青国依旧坚持在岗位上。47岁的温青国除了糖尿病之外,平时没有其他毛病,但在八九天之前,忙着村委会搬迁的过程中就感觉心口不舒服,好些人都劝他去医院瞧瞧,但温青国却说:“这阵儿村里工作多,又到了汛期,等忙过了这阵儿再说。”

“老高,我可能不行了。”

晚上10点半,雨停了。高国民通知大家回家休息,温青国悬着的心这才松下来,回到没有装修完的新房休息,由于太累,身上湿漉漉的衣服都没换,全身冰凉地就躺下了。睡着睡着,一阵难以名状的疼痛袭来,又是心口。好像感觉到了不对劲,他急忙往父母家赶。当母亲柳景英见到脸色发青、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儿子时,吓坏了:“儿子,这是咋了?”“妈,快点给我找速效救心丸,心口疼。”就这一句话,温青国都是咬着牙说出来的。老人快速搀着儿子进屋,拿出了一瓶速效救心丸,数出7粒。吃下药的温青国疼痛程度丝毫没减,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喘气也越发急促困难。这时,他母亲赶紧打电话求助。

6月19日凌晨1点55分,高国民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夜的寂静。“国民,快来!”电话里,柳景英老人嚷着。开上车,高国民就往温青国家里赶,进了屋,瞅着沙发上的温青国,高国民蒙了,赶紧坐到沙发上,一把搂住温青国,托起他的头,大声地叫着:“青国,青国!”恍惚中,微弱的声音传来:“老高,我可能不行了。”再看怀里的温青国,好像没有了呼吸。

闻讯赶来的大队医一番检查后,对着屋里的人摇了摇头:“心梗,来不及了。”听到这,高国民瞬间瘫软了,心里好像有把利器一下下地剜着、搅着。他依旧搂着温青国,足足20多分钟,一遍遍叫着他的名字。“青国,你把我叫回村,一齐给老少爷们干事,你咋就走了!”高国民心里喊着。一旁,妹妹温海丽也大声地叫着“哥”,表姐李秀春用力拍着温青国的腿,触碰到的是依旧湿漉漉的裤管。她们都想把亲人叫醒,但为时已晚。

入夜的村庄,漆黑寂静,唯有温青国家里的灯光,黯然地照着一张张悲痛的脸,陪着他们直到天明。

6月19日凌晨2点,温青国妻子张克妍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婆婆打来的。“克妍,克妍,青国好像不行了……”这句话,就像晴天霹雳,让张克妍脑子里一片空白。一边找车,一边打电话通知在北京上班的儿子,稍微回过点儿神的张克妍想的就是快点上山,赶紧见到丈夫。6月19日,早晨5点左右,张克妍赶回道德坑,见到的却是已经停止了呼吸的温青国。没过多大会儿,儿子温爽也从北京打车赶回,娘儿俩抱在一起,泣不成声。6月19日下午2点,年仅47岁的温青国入殓。

“这雨衣雨鞋不还了,这是青国给咱留下的念想呀!”

村民李玉山,摸索着温青国留给他的雨衣,仿佛这上面还有青国的温度。“这雨衣雨鞋不还了,这是青国给咱留下的念想呀!”据他回忆说,“6月18日,雨下得太大了,我正在房后沟清水,因为太着急,雨衣啥的也没来得及穿。”这时,正往强坡沟赶的温青国看到了李玉山,见他全身湿透,就把自己的雨衣、雨鞋脱了下来,递了过去。这之后,温青国再没换上雨具。

望着大雨里继续赶路的温青国,李玉山的眼里有雨水,更有泪水。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雨衣、这雨鞋,竟成了温青国留下的遗物。“青国浑身湿透的背影,现在感觉都特别清楚。”李玉山哽咽道。村里80多岁的孙老爷子听到消息,边哭边说:“正是干事儿的年纪,咋就没了呢,青国呀。”

温青国给李玉山留下了一件雨衣、一双雨鞋,他给家里人留下的却是没有装修完的新房。见天地瞅着这些,温青国双亲的眼里血丝密布。父亲不吃不喝,瘦得只有80斤了。一提起儿子,母亲柳景英的泪水更是止不住。6月18日上午,温青国带着母亲去理发,路上,他和母亲商量:“今儿是父亲节,晚上咱们去杨木栅子吃,让我爹高兴高兴。”“吃啥呀,牙全掉了,还花钱。”柳景英说。“没事儿,我爹爱吃烧茄子,软和,能吃,您就听我的吧。”这些对话,对柳景英来说,句句清楚,仿佛就在昨天,仿佛就在耳边。但是,和尚未完成的新房一样,这些也已成了永远无法兑现的承诺。

“儿子孝顺,除了脾气急点儿,没毛病。”柳景英说,“我们老两口牙口不好,隔三差五,赶上他不忙,就给我们买吃的,饼都是挑发面的,水果也是软和的。有时候,这小子瞅我干活,怕我累,就呛呛两句、埋怨几句,没过多大会儿,他就过来哄我。”“我哥一直挺孝顺,谁想到……”妹妹温海丽说。

回忆这些年两口子的点点滴滴,妻子张克妍心里不是滋味,连着几天,吃不下、睡不着,人憔悴了不少。结婚25年,两口子几乎没红过脸。听到丈夫离去的消息,张克妍哭成了泪人。儿子温爽心疼,带着她去医院输液。精神稍微恢复一些的张克妍嘱咐儿子:“儿子,你爸是好样的,他对得起党员的身份,你得跟他学。你爷爷奶奶那儿,妈一定照顾好,你好好工作,让你爸放心。”“妈您放心吧,我一定好好干,争取早点儿入党。”温爽说。

“他的车,不烧油,烧水。”

家人眼里的好儿子、好丈夫、好哥哥、好父亲,在村里人心里,温青国是好干部。2015年,道德坑新农村建设开始,全村285户,原址重建的就占了大半,宅基地的纠纷也比较多,但是,这几年,道德坑矛盾纠纷却实现了不出村就地化解,这也得益于温青国坚持一线化解矛盾纠纷、走村入户做村民思想工作。有一回,两位村民因林地里的树有了纠纷,早晨4点就给温青国打电话。接到电话,他一句抱怨没有立刻赶到地里,硬是苦口婆心地把扣儿给解开了。

温青国对村里人,更是随叫随到,有时甚至不叫也到。今年,由该区民政局支持的“温馨家园”项目正式启动。该项目就是借助道德坑村的饭店,给远在15里地外、条件相对较差的郑栅子村的老人和残疾人送饭。

照理说,这是饭店的事儿,可是热心肠的温青国又搭了把手。高国民说:“饭店老板不会开车,他儿子虽然有驾照,但也是刚拿本。青国知道这事儿以后,担心路上有状况,就把这事儿给揽下来了,来回30里地给送饭,愣是坚持了一个多月。”

去年夏天干旱少雨,天河水流较小。为了让村民能够浇上地,温青国顶着烈日,见天地在河道边盯着清理施工,为了早点把活干完,他白天盯工地,晚上和村干部开会解决问题。河道清理好了,地浇上了,温青国却黑了、瘦了。新农村建设期间,自来水管道陈旧老化,百姓吃水成了难事儿,他二话不说到城里买回管子,自己找来施工队安装明线管道……

这样的事儿数不过来。“村里有位李大爷,因为患有脑血栓丧失了劳动能力,经常在村边坐着打发时间,每当青国在外面吃饭,都会特意留一些饭菜打包装上,递到老人手里。”该村负责文化工作的代建琳回忆,“村里的事儿,在青国眼里,没有小事儿,只要你找他,保准都上心、都管。咱村百姓看病拿药不方便,他就开着自己的车,带着村里人到15公里外的杨木栅子医院。好些村民不落忍,想给青国点钱当油费,他不要,有人就这么半开玩笑地说,青国的车不烧油,烧水。”

“青国骨子里就有红色基因。”

道德坑的红色文化,起始于1946年至1949年初。当时,军区后方医院冀察热辽野战部就设在这里。医院收治了在白河阻击战、冀热察系列战役(潼关、龙门所、梨树沟、喇叭庙、延庆康庄战斗)及平津战役中负伤的指战员3万多人。受客观条件制约,医院容量、人员等有限,为了更多地救治伤员,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成了病房,村里人也都主动当起了“护士”。可即便如此,牺牲在这里的革命烈士也有3000多人,其中迁返原籍的有2400多人,长眠于青山脚下的无名烈士有600多人。

融入血脉的红色基因,注定将引着温青国,回到这片红色的土地,续写一首青山为之动容的壮歌。正如南台子村组长邢桂旺所说:“青国的骨子里就有红色基因。他父亲是老党员,舅舅是烈士,他能回村给老百姓干事儿,这些都有影响。”

温青国的父亲李长青,1947年生人,18岁入团、19岁入党。入党以后,李长青一直在道德坑任职,一直干到50岁。温青国临近不惑之年时,李长青经常对他说:“这些年老在外边儿也不是事儿,回村来,趁着年轻给村里人干点事儿吧。”

温青国回村的原因,父亲劝说算一个,还有一个人也有影响,这就是温青国的舅舅柳维坦。柳维坦1923年生人,1949年任道德坑村村长。当时村里征兵,他毅然卸任了村长职务奔赴前线,年仅26岁在战场上牺牲。温青国的母亲柳景英说:“青国愿意回村给老百姓干点事儿,也是受了他舅舅影响。打小,我就跟他讲他舅舅的故事,这小子也愿意听。青国懂事时,我经常拿着他舅舅的牺牲证明跟他说,往后长大了,得跟你舅舅学,多干好事儿,给咱家长脸。”

“道德坑之所以出现温青国这样的农村干部,不是偶然。这是优秀家风、淳朴民风以及深厚的红色文化共同作用的结果。温青国虽然走了,但他给道德坑村、给宝山镇,留下了太多值得记忆的画面,留下了太多值得传承和延续的精神。学习温青国,做一名合格的党员,做一名一心为民的好干部,也将成为未来全镇党员干部为之奋斗的方向。”宝山镇党委负责人说。

青山依依,雨后越发苍翠;滴滴露水,仿若晶莹泪滴。温青国虽然走了,但他的精神已经永远地留给了道德坑。“青国离开了,他没干完的活儿、没完成的心愿,我们替他干,替他完成。”高国民说,“最近,村两委班子成员主动分担了青国的工作。大家伙儿是这么说的,干得好赖,青国都看着咱呢,咱们把村里弄好了,让老百姓过好了,青国也就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