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关注 >> 正文

特别关注

百余名人大常委会负责人进京交流 学到了啥?
责任编辑:金组新文章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17-06-28

“我这名来自最基层的人大工作者,能代表江西全省1403名乡镇人大主席汇报工作、畅谈体会,对我个人来说是莫大的荣幸”。6月19日对江西省上饶市万年县青云镇人大主席黄有昌来说意义重大。那天,他在人民大会堂里向来自全国31个省(区、市)的百余名省级人大常委会及县乡人大负责人介绍了田间地头的民主实践。

6月19日到20日,百余名省级人大常委会及县乡人大负责人齐聚人民大会堂,就推进县乡人大工作和建设经验展开交流。

这样的会议,是本届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举办。2015年9月15日至16日,全国人大就举办过一场“加强县乡人大工作和建设座谈会”。这次与上次相比,只是名称略有不同,变成了“经验交流会”。

这其中有一个背景。2015年6月,中共中央转发了《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党组关于加强县乡人大工作和建设的若干意见》。该意见在提高人大依法履职水平、加强组织建设等方面都提出了要求。此后,31个省(区、市)均出台了贯彻实施意见,河南、海南等地还就推进县乡人大工作和建设开展了专项督查。如今,两年已过。

此次齐聚北京的省级人大常委会和基层人大负责人带着本地的经验和困惑而来,也将带回其他省市可以借鉴的创新做法。

近一段时间以来,基层人大能做什么、基层代表是不是虚职等问题曾引发质疑。会上,两名基层人大工作者用亲身经历回应了这一质疑。

其中一位是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人大主席李松岩。他说,他们镇一个村有2000多人,变压器做了7台。因为村里离地铁5号线、13号线近,出租房多,而人口一多,水电不够用,变压器就变得必要起来,“我们就是通过代表建议和议案,来督促政府把回迁楼入住等事项列入重点议程的。”

另一位是贵州省石阡县人大主任周胜龙。他说,“如果出了事,有纪委去查。但事前和事中谁来负责?”为此,他们在全县建立了76个人民代表民生监督小组,今年以来发现套取项目资金、违规享受低保等问题52个,提出整改意见建议100余条,移交纪委监察机关问题线索38条、立案14起。

“质疑基层人大是虚职,是一种错误和模糊的认识。”浙江宁海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徐真民说。在他看来,县乡人大在代表联系、服务保障工作等方面的作用非常重要。

借鉴经验

“做过实事,述职时才有话可说”

“我有一个专门的笔记本,这两天已记了六七页,一些好的经验做法会特别标记一下。”这是李娜第一次参加这样高规格的会议。

李娜是云南红河州蒙自市新安所镇人大主席。她所带来的经验,是新安所镇开展的“人大代表述职评议”活动。2013年1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在云南调研时曾来到新安所镇,旁听人大代表向选民述职。述职评议,就是让人大代表向选区选举单位和选民代表述职,接受评议。“代表只有在平时做过一件件实事,述职时才能有说可说。”

“报告主任,会上张德江委员长提到我们新安所镇了,说了调研过程,还肯定了我们的述职评议工作。这次在会上听到浙江宁海县搞了个民生事项代表票决制,感觉不错,回来跟您详细汇报。”

“好好学习,回来好好汇报。”

以上是李娜和蒙自市一位人大副主任的微信对话。每天开完会,她都会把学到的新经验分享给镇人大主席团的同事和市人大副主任。

她所说的“民生事项代表票决制”,来自浙江宁海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徐真民的汇报。

“有很多同行来讨教票决制工作”

19日下午,4名基层人大负责人在人民大会堂介绍本地的创新做法,徐真民是其中之一,“第二天很多同行来讨教,预约近期到我县实地学习”。

这样的学习考察,宁海县并非第一次遇到,最多时一周能有四五批人前来学习考察。

2008年,宁海县以民生实事项目为切入点,在力洋、大佳何两镇先行试点开展票决制工作,对民生实事项目探索采用群众提、代表定、政府办、人大评的办法,政府办什么实事,要代表们“票决”拍板。

这样的做法契合《若干意见》的精神,该意见要求依法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人大要把审查批准计划和预算作为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的重点。

“票决制要移植到其他地方,关键是党委要重视、人大要主动、政府要配合、社会要参与,简而言之就是各方达成共识,形成合力。核心学习点还是要回归到一个‘民’字,始终把民主、民生、民心作为人大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徐真民说。

“开门评议让有关部门‘出了汗’”

在这场交流会上,徐真民也学到了一些经验,他认为,江西上饶市万年县青云镇人大主席黄有昌介绍的开门搞评议“非常好”。

黄有昌担任了两届7年的乡镇人大主席,这让他以一个亲历者的视角,对根本政治制度有了直观感受。在黄有昌看来,政府工作干得怎么样,应该由人大代表来评价。

2014年,青云镇人大曾针对农民建房、土地平整等工作对国土资源所开展过一场工作评议。当时,镇人大并没有满足于听汇报、看材料,而是打破常规“开门搞评议”,发征求意见函、设立投诉热线等,把最接地气的意见原原本本端上了桌,让有关部门“红了脸”、“出了汗”,迅速解决了农民建房办理流程不规范等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向选民述职”也已在青云镇展开。他们每年都会安排近1/5的代表到原选区口头述职、接受评议,类似的考评激发了全镇人大代表的履职热情。

疑问困惑

基层人大的编制问题被反复提及

除了经验,李娜也把基层的困惑带到了人民大会堂。她所在的新安所镇,只有人大主席一人是专职,其他主席团成员均为兼职,人大办公室配备的工作人员有一个也是兼职,“可不可以从顶层设计,明确乡镇人大设立工作办公室,并配置专门的编制和人员,解决我们人员不足导致力量不足的问题。”

能否解决基层人大的编制问题,在两天内被不断提及。编制问题,不仅仅是李娜一个人的“难题”。

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姚引良坦言,大多数乡镇人大主席(街道人大工委主任)仍承担着一些党委、政府的工作。

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叶双瑜也有自己的建议,他建议适时修改监督法,将乡镇人大监督工作纳入监督法体系,对县乡人大常用的工作评议、专题询问、满意度测评等监督形式作出具体规定。

李娜的另一个希望,是多为基层人大工作者提供学习和交流的机会。

培训基层人大代表在顶层设计上已然着手。就在今年5月,来自吉林、江苏、广东、西藏的347名新一届县级人大常委会负责人进京“集训”。据报道,他们拜全国人大常委会机关的省部级领导为师,学习人大工作的基本法律制度和方法。

在换届的大背景下,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计划用两年时间对全国县级人大常委会主要负责同志进行集中培训。

风波过后

“衡阳打造了史上最严换届选举”

“我是来自衡阳破坏选举案发生地的一名基层人大工作者。”在20日的经验交流分组会议上,衡阳市衡东县人大常委会主任谭向勤说,衡东县“打造了史上最严厉的换届选举”。

“要求县乡村三级干部都要观看警示片,召开两案反思专题民主生活会,细化换届纪律和破坏选举的法律条文,推行县乡村组四级捆绑责任制,对违反违纪行为严查快办。”

《若干意见》对县乡人大代表选举工作也有要求,提出要把好人大代表“入口关”、对当选代表是否存在破坏选举的违法行为等进行审查。

换届之后的衡东县人大增设了财经委、法制委两个专委会,组成人员名额由原来的27名提高到33名,专职委员比例由44.4%提高到66.6%。

与此同时,“现在的辽宁可以说在省委的领导下,正在一步步走出阴影、摆脱困境。”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佟志武如是说。

自去年以来,全国新一轮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先后展开。目前除内蒙古、辽宁两省区外,其他省份的换届选举工作均已完成。

在佟志武看来,这次的经验交流会非常及时。会议结束次日,辽宁就会着手召开座谈会将会议内容传达下去。